守護傳統村落 傳承文化根脈
日期:2019-10-06
來源:光明日報

河南新縣田鋪大塆依山傍水,風景秀麗。新華社發

云南石屏縣異龍鎮符家營村兒童在村里的老屋門前休息。新華社發

  “我思戀故鄉的小河,還有河邊那吱吱唱歌的水磨……”傳統村落承載著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,寄托著中華各族兒女的鄉愁。近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考察時強調,發展鄉村旅游不要搞大拆大建,要因地制宜、因勢利導,把傳統村落改造好、保護好。

  隨著人們對傳統村落認識的不斷提升,近年來,我國傳統村落保護、利用力度空前,成效顯著。如今,越來越多曾經凋敝破敗但承載厚重歷史的傳統村落開始煥發新生,不僅留住了“美麗鄉愁”,更傳承了文化基因,延續了歷史文脈。

  重在保護“活態文化”

  福建省寧德市石后鄉芹后村,一泓碧水繞村而過,以明清年代為主的傳統建筑嚴整布局其中。漫步石板路上,鄉鄰嘮嗑聲、孩童嬉笑聲交織,一片生機勃勃……這個小小的村莊承載著近千年的歷史,在今年被列入第五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。

  在廣袤的中華大地和青山綠水間,曾經散落著數以萬計和芹后村一樣歷史悠久且各具特色的傳統村落,描繪了一幅幅“桑葉隱村戶,蘆花映釣船”的農耕文明的美妙畫卷。但在過去,這些村落由于大多集中在交通不便、經濟落后的地區,得不到有效保護,面臨著數量銳減、毀壞嚴重、污染威脅等問題。

  2012年,我國開始對傳統村落開展調查、登記上報。截至目前,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已會同有關部門公布了7批487個國家級歷史文化名村,5批6819個中國傳統村落。一大批非常有價值的傳統村落,在國家層面以及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和推動下,得以搶救性保護發展。

  “傳統村落是另一種意義上的文化遺產。”在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名譽主席馮驥才看來,傳統村落兼有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屬性,二者互相融合,互相依存,同屬一個文化與審美的基因,是一個獨特的整體。

  “過去,我們曾經片面地把一些傳統村落歸入物質文化遺產范疇,這樣一來造成只注重保護鄉土建筑和歷史景觀,忽略了村落靈魂性的精神文化內涵,最終導致村落魂飛魄散、徒具軀殼、形存實亡。因此,傳統村落的遺產保護必須是整體性保護。”馮驥才說。

  近年來,從政府到學界再到民間,對傳統村落的保護意識都在增強。一個普遍達成的共識是,傳統村落是一種活態文物,是中華文明的鮮活載體,更是我們寄托鄉愁的精神家園。只有保護好傳統村落,延續鄉村的文化脈絡,才能真正實現“望得見山、看得見水、記得住鄉愁”。

  然而,如何既保證人在村中,又保證當地獨具特色的文化與村落同在,考驗著人們的智慧。

  “傳統村落不是‘文物保護單位’,而是生產和生活的基地,是社會構成最基層的單位,是農村社區。它面臨著改善與發展,直接關系著村落人民生活質量的提高,因此保護與發展必須相結合。”馮驥才認為,傳統村落的精神遺產不僅包括各類“非遺”,還有大量獨特的歷史記憶、宗族傳衍、俚語方言、鄉約鄉規、生產方式等,它們作為一種獨自的精神文化內涵,因村落的存在而存在,并使村落傳統厚重鮮活,也是村落中各種非遺不能脫離的“生命土壤”。

  在這一情況之下,業內人士指出,要保護好這些傳統村落,一方面要繼續保護好傳統村落的生態環境,包括村落自身的土質、水質等,另一方面要注重保護好傳統村落的“活態文化”,加快傳統村落文化保護立法,承擔當代人保護鄉村文化的歷史使命,通過更加系統的保護和科學利用,讓老村落迎來蝶變。

  回答好“保護”與“發展”的時代考題

  傳統村落規模大,內涵豐富,又是活態,現狀復雜,隨著城鎮化速度加快,如何更好地兼顧“保護”與“發展”,是一個十分關鍵的時代考題。

  在馮驥才看來,保護傳統村落不是原封不動,村落的生產和生活都要現代化,村落的人們有享受現代文明和科技成果的權利。“傳統村落的保護與發展不但不矛盾,反而可以和諧統一,互為動力。其原則是,尊重歷史和創造性地發展,缺一不可。只有傳統村落生活質量得到提高,宜于人居,人們生活其中感到舒適方便,其保護才會更加牢靠。”

  近年來,國家不斷加大對傳統村落投入力度。從2014年起,中央財政給予每一個傳統村落一次性補助300萬元,目前已有4350個傳統村落獲得了這項補助,補助金額總計130多億元。在中央財政大力支持下,傳統村落的道路、供水、垃圾、污水等人居環境的基本條件得到了一定改善。

  與此同時,為了進一步優化傳統村落的保護與利用,不少地方也因地制宜,展開了一系列有益探索——

  安徽省黃山市財政每年安排600萬元專項資金投入傳統村落保護與利用,同時積極引導社會資本以租賃、承包、聯營、股份合作等形式投資保護利用,形成了民企獨資保護開發的“宏村模式”、政府主導國企經營的“西遞模式”及國企開發村企合作的“唐模模式”等。

  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縣在全縣啟動了“拯救老屋行動”,在堅持“保護第一、利用第二”原則的同時,積極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。通過對環境的改善和提升,培育旅游業態,通過農家樂休閑旅游和民宿業的發展,促進老屋的活化利用,讓老房子保值、增值,實現鄉村旅游與傳統村落保護的良性互動和發展共贏。

  浙江省麗水市松陽縣在傳統村落保護發展過程中,特別注重培育傳統工匠,通過組織開展全縣工匠隊伍調查,分工種建立工匠資源庫,大力發展傳統村落和古建經濟。同時還全面梳理并建立有條件可利用的老屋資源庫,供藝術辦、旅委、招商局等職能部門進行招商引資,并想方設法推動傳統村落的多形式活化與利用。

  江西蘆溪縣建設一批田園風光型、文化古村型、種植產業型、鄉村旅游型、生態保護型村莊,不斷發展以鄉村民俗、人文資源、自然景觀、生態果園等為主題的多類型休閑農業,加快推進鳳棲小鎮、道一小鎮、電瓷小鎮、豆腐小鎮、小洞天茶文化園建設,通過舉辦精品民宿設計大賽、燈彩藝術節、端午龍舟文化旅游節、玉皇山越野賽、鳳棲小鎮半程馬拉松等特色活動實現對古村落的活態保護。

  “整體上看,雖然目前我國的傳統村落已走出困境,但對其的保護與發展從某種意義上而言,才剛剛開始,還有待于系統化、法治化保護與發展。在此過程中,需要相關的理論支持和理論建設,需要全民共識和各界支持,需要知識界創造性的奉獻,使傳統村落既不在急驟的時代轉型期間被拋棄,也不被唯利是圖的市場開發得面目全非。”馮驥才說。

  他強調,傳統村落保護與發展功在當代,利在千秋。“我們要用現代文明善待歷史文明,把本色的中華文明留給后世子孫。”

  向世界講述中國鄉村的古與今

  契約博物館、石倉古民居、石門圩廊橋、紅糖工坊、王景紀念館……地處浙江省西南部山區的麗水市松陽縣,建縣已有1800多年歷史,有中國傳統村落71個,是華東地區傳統村落最多、風格最豐富的縣域之一。這里一個個古今交融的建筑吸引了大批國內外游客。

  以文化和建筑為切入點,是松陽縣激發傳統村落發展驅動力的一次創新,也是各地“激活”傳統村落資源的一個縮影。

  調查顯示,至今為止,絕大多數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村落沒有發生拆并現象,沒有發現嚴重破壞問題,村民保護意識明顯增強。傳統村落中大量危舊甚至瀕危遺產得到保護修繕,越來越多的傳統村落生產生活條件有了明顯改善。

  人居環境的改善和提升帶動傳統村落逐步恢復活力,一些地區的傳統村落實現了產業復興,許多傳統村落成為旅游熱點,增加了農民收入。湖南湘西花垣十八洞村、河北阜平駱駝灣村等地,通過保持自然風光和原汁原味的風貌,發展鄉村旅游業,吸引外出人員返鄉就業,探索出了精準扶貧和脫貧的好路子。

  不僅如此,越來越多的傳統村落還建立了村落文化遺產檔案,很多村落還挖掘整理了村史、村志、鄉規、族訓,將保護文化遺產和傳承優秀傳統美德要求寫入村規民約,還興建了傳統文化活動場所,教育村民,感染和熏陶各地游客。

  經過不懈努力,一個個小小的傳統村落正重煥生機,向世界展示古老與現代的完美結合。

  據了解,目前,我國的傳統村落已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農耕文明遺產保護群。面對如何更好保護發展傳統村落這一全球性難題,“中國方案”和“中國智慧”正在持續影響世界。

  2019年5月27日,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舉行的首屆聯合國人居大會上,作為典型代表,浙江省松陽縣向來自全球100多個國家的3000多名代表講述了“活態保護、有機發展”的松陽版傳統村落保護發展故事。6月11日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四川眉山傳統村落的保護和發展進行實地調研,同時結合其他地區的案例,總結了12條經驗,在“歷史村鎮的未來”國際會議上向全球進行推廣,以此推動全世界歷史村鎮的保護發展。

  面向未來,業內人士建議,我國傳統村落的保護和發展,一方面要加強政府的主導地位,加大財政投入的力度,另一方面還需要引入社會資本,靈活經營模式,在保護傳統村落的同時使農民增收,進而更好地解決城市和農村的互惠發展問題、傳統傳承與現代發展的問題等。(記者 邱玥)

責任編輯:陶 恒
在線評論
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評論
北京时时开奖号码结果